现阶段精准扶贫工作的探索与思考

论文作者:BBTI论文网 2018-05-09

摘要:党的十八大以来,扶贫工作的重要性愈发凸显,“精准扶贫”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的脱贫目标,脱贫工作进入攻坚阶段。目前,精准扶贫理论体系全面形成,帮扶对象、目标进一步细化,实施方式日趋完善,但实践中仍存在贫困户识别难、缺少系统性规划和部门之间协调难度大等问题,继续强化基层党组织在扶贫攻坚中的领导地位和能动作用,保证效果的持续性成为当前应予以关注的重要方面。   关键词:精准扶贫;扶志;扶智;持续性   文章编号:1004-7026(2018)01-0022-02中国图书分类号:F323.8;D632.1文献标志码:A   数据显示,到2016年末,我国农村仍有4335万贫困人口,扶贫任务依然艰巨。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做到脱真贫、真脱贫”,当前形势下,必须深化精准扶贫,切实做到精确识别、精准帮扶、精细管理,才能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   1现阶段精准扶贫工作的特点   1.1精准扶贫的理论体系已全面形成   精准扶贫的思想来源于实践,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南湘西考察时,作出了“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重要指示,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概念。之后,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相继印发了《关于创新机制扎实推进农村精准扶贫工作的意见的通知》、《关于印发〈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制实施方案〉的通知》等纲领性文件,银价网,对精准扶贫工作模式的顶层设计、总体布局和工作机制等方面都做了详尽规制,推动了习近平精准扶贫思想的全面开展。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习近平在报告中着重指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党的庄严承诺”。提出精准扶贫的终极目标,凸显了中国共产党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雄心。习近平精准扶贫思想其生成的理论基础是“共同富裕”原则,现实基础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关于贫困治理的指导性思想,将对中国扶贫成败起到决定性作用。   1.2扶贫工作已由解决温饱问题转到脱贫致富的阶段   改革开放以来,经过全国范围有计划有组织的大规模开发式扶贫,实施了一大批扶贫工程和扶贫项目,贫困人口较1978年减少了近7亿人,成为全球首个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贫困人口减半的国家,为人类减贫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把精准扶贫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精准扶贫已由解决温饱问题,转向加快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脱贫致富、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阶段。   1.3扶贫方式由“大水漫灌”向“精准滴灌”转变   当前,扶贫工作已进入攻坚阶段,以往的思路主要是由政府依靠传统的行政体系把扶贫资源传递给贫困地区和贫困户,这种“大水漫灌”式扶贫方式,不加区别的“一刀切”帮扶,很容易因信息、措施等不精准,扶贫对象定位不准,扶贫标准千差万别,而导致扶贫成本高、效率低。同时容易造成贫困人口依赖性的增强,越扶越赖,越扶越懒,丧失对劳动的积极性,一旦失去外部帮扶,极易返贫,难以达到真正脱贫的目的。2014年以来,贫困人口识别和建档立卡工作的正式启动,意味着以前“一把尺子量到底”的“大水漫灌”式扶贫,将变成“精准滴灌”式扶贫,即以精细管理、综合协同、持续再生的理念为指导,运用统筹、协调、分类的科学方法,坚持全过程责任式管理,扶贫新模式初步形成。   1.4扶贫深度由普通贫困触及到深度贫困   “十二五”时期,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精准扶贫不断开拓新局面,全国贫困人口大幅减少,农民增收步伐加快,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公共服务明显提升,机制创新取得突破,对全球减贫贡献巨大。但深度贫困地区的脱贫致富依旧是精准扶贫工作的短板,深度贫困地区交通不便,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条件较差,贫困规模大,贫困程度深,内生动力不足,发展基础薄弱,边际成本高,造成脱贫难度较大。目前,扶贫工作已进入深水区,到了啃“硬骨头”阶段,距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只剩“最后一公里”,着力解决深度贫困地区脱贫问题,是当前精准扶贫工作的重中之重。   2现阶段精准扶贫工作中的难点问题   目前,精准扶贫工作虽然取得了明显成效,但从实际操作来看,仍然存在一些难点和问题。   2.1贫困户的精准识别难   目前虽然中央对建档立卡做出了明确规定和具体要求,但在操作中仍然存在农民人口数量多、收入来源复杂、扶持对象识别难等问题。一方面,由于统计项目多、计算繁琐,一些地方对建档立卡工作执行不到位,导致信息采集不完整、不准确,在扶贫对象识别上出现偏差。另一方面,随着扶贫政策含金量的提高,“争贫困”现象突出。基层干部对农民收入通常采用估算法,部分村干部搞“一言堂”,农户没有话语权,“关系户”不同程度地存在。有些地方甚至将一部分好逸恶劳、因子女不尽赡养义务致生活无着落者纳入扶贫对象,从而带来贫困地区价值导向的错误,助长了贫困户攀比和“坐等要”的心理。   2.2扶贫形式缺乏前瞻性、系统性   一是過于注重“输血”,缺乏“造血”机制建设。扶贫过程中偏重于投入村委会办公场所、道路等显性的硬件建设上,忽视了整体机制建设。对贫困户的扶持依然停留在以前的旧形式,如春节“送温暖”,忽视对贫困户的持续关注和自立能力建设。输血不造血,短暂脱贫的局面不可持续,反而助长了贫困户“等、靠、要”的懒惰心理,不能激发其主观能动性;二是扶贫不扶志,对贫困户没有进行脱贫思想引导,未能使其树立自立的志向。在实际工作中,一些帮扶人员忽视思想引导,不愿进行细致的调研帮其梳理发展策略,所送的经费物资不是用于发展生产,而是用于生活开销。甚至连送去的种羊、种猪、种子等发展物资也坐吃山空,扶贫工作变成了救济。
你感兴趣的:
论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