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际革命原因分析及评价

论文作者:BBTI论文网 2018-05-06

 [提要]在经济思想史上,边际革命的爆发引起了诸多学者的关注和研究。本文试图追寻边际分析方法的发展脉络,从经济史的角度探索边际学派产生和发展的内在逻辑。在以往的研究中往往认为边际学派是阶级斗争的产物,本文研究发现边际学派的产生有其历史必然性,阶级斗争并不是其产生的原因之一;相反,阶级斗争更多的是边际学派发展的结果。经济学追求一般性规律的内在要求使得边际学派在经济学分析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边际革命的产生正是经济学科学主义发展方向的最重要的体现。   关键词:边际革命;一元价值论;纯粹经济学   中图分类号:F0文献标识码:A   收录日期:2018年1月25日

一、边际学派历史渊源

  边际革命的全面爆发是以门格尔、杰文斯、瓦尔拉斯三位经济学家分别在同一时期以不同的形式来阐述边际效用价值论为标志的。在边际三杰之前,边际效用这一概念已经有了较为完善的发展,边际的分析法也在不同的领域开始运用开来。   (一)古典经济学之前的运用。边际分析法是随着微积分学的发现而逐渐发展的,边际效用论最初形成可以追溯到亚里士多德,那时的边际效用只是一种思想存在,并没有运用到经济学的分析当中。伯努利(1738)在《测定风险新理论之解说》中认为“相同数量的货币对一个穷人来说比一个富人更具有价值,随着财富占有量的增加,其效用量也在增加,但其增加的比率是逐渐减少的”。思想家加利阿尼(1750)在《货币论》中认为“价值是一种比例,它由效用和稀缺性的比例构成,区别了边际效用与总效用”。他的利息贴水论也成为庞巴维克时差利息论的先导。在古典经济学之前,边际的思想就在经济学中开始运用,这说明边际的分析法的诞生没有阶级属性,它只不过是一种为了解释经济现象的一种工具而已。   (二)与级差地租相结合。安德森(1777)在《谷物法本质的研究》指出各级较肥沃的土地都可获得多少不等的超额利润,而最后的或者最贫瘠的土地只能得到一般利润。威斯特(1815)在《论资本用于土地》中说到“最后或者获利最小的资本部分,以之作为决定农产品价格的依据”,他开始提出“土地报酬递减”是一个普遍规律,并且“最小的资本部分”也可以认为是边际资本的原型。马尔萨斯(1815)在《地租的性质及发展》认为“农产品的价格必须大致等于实际已耕种的最贫瘠土地的生产成本”。后来李嘉图用劳动价值论来解释边际地租,又把边际原理推广到价值论,认为“农产品的相对价值之所以上升,只是因为所获产品的最后一部分在生产中使用了更多的劳动,而不是对地主支付了地租”。这一时期的边际分析法与劳动价值论相结合,可以看到,边际分析法已经渗透到古典经济学中,并且开始在古典经济学内部对古典学派学说进行瓦解。   (三)与分配论、价值论相结合。19世纪20年代到50年代间,边际分析开始渗透到分配论和价值论的研究当中,出现了边际生产力分配论和边际效用价值论。冯·杜能(1826)最先把边际原理从地租论扩大到利润论和工资论,认为工资水平是由最后被雇佣的生产率最低的工人的生产率决定的,所以生产率较高的劳动者的工资实际上低于他的实际生产率。劳埃德(1795~1852)是明确地以边际效用解释价值的第一人,他区分了“绝对效用”即客观总效用和“特殊的效用”即客观的边际效用。朗菲尔德(1802~1884)认为价值即为交换价值,生产成本影响供给,效用影响需求。“劳动、资本、土地”价值取决于最不利条件下运用它们时所需支付的成本和最低限度的需求。这种观点实际上就是供给与需求决定价格的理论。戈森明確提出边际效用递减规律,并且认为“花费在每一种商品上的最后一单位货币会带来与花费在其他任何商品上的最后一单位货币相同的满足”。   这些经济学家从不同角度阐述了边际的概念,在古典时期有一些经济学家是主张劳动价值论的,他们只把边际分析当作一个工具来维护劳动价值论,而一些经济学家是反对劳动价值论的,并且不同程度上都承认边际效用价值论,“最后一单位”这个概念常常在他们的著作里出现,但是这些学说总体上来说还是处于古典时期,所以在学说史上把他们的学说认为边际学派的历史渊源。后来的边际学派的主张都源自古典经济学家在边际分析方法上的研究。

二、边际革命产生的原因

  (一)利益冲突的转变。纵观整个古典经济学时期无不充满着阶级之间的斗争,而且这些斗争不是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消失的,而是通过利益重新分配而不断表现出新的形式。古典经济学是资产阶级与地主阶级斗争的思想武器。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初期,资产阶级面临的最大敌人就是封建地主阶级,这些封建贵族掌握着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土地,资产阶级为了降低成本,扩大再生产就必须支付日益增长的地租,土地价值随着经济不断发展而不断增值,这一部分利益被地主阶级全部分享。地租的增长不仅对资产阶级不利,而且对广大劳动者也十分不利,降低地租一方面给资本家降低成本;另一方面也可以把资本家增加的一部分利润转化为劳动者的工资。由于地主阶级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对立,使得地主阶级处于众矢之的。从亚当·斯密开始到约翰穆勒,几乎所有的古典经济学家都反对地租的过快上涨,并认为地租上涨是农产品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而价格不引起地租上涨,这种观点充斥着整个古典经济学中,这明显带有阶级对立的倾向。   地主阶级的力量被削弱后,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开始激化起来,无产阶级的生活条件持续恶化,工资长期维持在较低水平,乃至整个19世纪100年间劳动者的工资水平几乎没有提高,而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业产值却连翻的增加,社会大量财富被资产阶级占有。进入19世纪中叶,资本主义国家的主要矛盾变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无产阶级要求经济上得到他们应有的分配,政治上提高他们的地位,与资产阶级展开了更加激烈的斗争。穷苦劳动者的工资水平持续低下,也不利于整个经济的健康发展,矛盾激化引起经济的大危机,这些都不利于资产阶级的地位稳固。经济基础的改变引起经济学分析的一次大转变,矛头指向地主阶级的古典经济学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经济学界急需要新的理论来解释价值的源泉。边际学派的产生源于资本控制的力量远远超过了土地控制的力量,并且一定要给资本价格、土地价格、劳动力价格一个适应资产阶级统治的理论。
你感兴趣的:
相关论文
    论文推荐